中国社会科学网:利用工业遗产传承工业文化

新闻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发布时间:2019-05-10浏览次数:1


现代工业生产在大规模淘汰了传统生产方式后,实现了生产方式的自我更新,工业时代的技术代际更替速率亦超过农业时代。这也就意味着,包括厂房、设备、生产工艺乃至整个工业区在内的工业经济的基本物质要素,都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失去基本的经济功能,昔日用于工业生产的基本物质要素变成了今日的工业遗产。

工业遗产是传承工业精神、保留工业建设年代珍贵记忆的精神富矿。日前,记者实地探访了大冶铁矿、中国水泥博物馆等地,针对相关问题进行了采访。

亚洲第一天坑

位列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第一批)中的大冶铁矿,现为黄石国家矿山公园。它是我国第一个用机器开采的大型露天铁矿,也是亚洲最大最早的钢铁联合企业——汉冶萍公司的重要组成部分,还是我国第一支大型地质勘探队——429地质勘探队的诞生地,我国第一批女地质队员在这里诞生。

记者走进矿山公园主园区大门,只见右侧陈列着一辆蒸汽式火车头。据了解,这是全国服役时间最长的国产上游51蒸汽机车。公园内多组特色景观和雕塑,利用多年积压的报废设备、无法使用的淘汰零部件制作而成,例如,“铁梅”“结晶”“风采”“张之洞”“铁拐李”“向天歌”雕塑等。景点之一的矿业博览园,展示了大冶铁矿不同时期的采矿机械设备,这些设备是当时生产力发展水平的珍贵记录。

大冶铁矿的采矿史可以追溯到三国时期,采矿业在近代尤其繁荣。东露天采场由象鼻山、狮子山、尖林山三个矿段组成,历经百年开采,现已形成一个台阶状深凹矿谷,东西长2200米,南北宽550米,最大落差为444米,坑口面积达108万平方米,被誉为“亚洲第一天坑”。

矿坑所形成的大峡谷气势恢弘、壮丽雄伟,是黄石国家矿山公园核心景观,形状恰如一只硕大的倒葫芦。矿坑旁边修建了观景台、环露天采坑栈道、观景亭和观景楼,让游客能够走近大峡谷,从不同角度欣赏大峡谷。

沿着“环峡谷栈道”步行,终点是八大景之一的“石海绿洲”。从1958年起,大冶铁矿累计排放废石3.539亿吨,占地300万平方米。为再造绿色家园,矿山人用18年时间在废石场上种出了面积达247万平方米的刺槐,成为亚洲最大的硬岩复垦林。

见证中国民族工业发展

从黄石国家矿山公园出来后,记者随同湖北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院长聂亚珍探访了位于黄石市的中国水泥博物馆。博物馆在黄石市区内,现已成为市民日常休闲的重要场所。记者探访当天,许多市民在博物馆广场内的长凳上休憩。还有老师带着学生在广场上写生,几十名学生坐着小凳,面向广场内安置的老式火车头埋头作画。

中国水泥博物馆依托华新水泥厂旧址修建。华新水泥厂旧址包括厂房、窑、装包机等建筑和设备,现存三台大型水泥湿法旋窑,其中12号窑为1947年从美国进口的当时最为先进的“悬窖”,即“湿法生产线”,目前在世界上已十分罕见。3号窑为国产,于1977年正式投产,代表了当时我国水泥工业的先进水平,整体保存完整,见证了中国民族工业从萌芽、发展到走向现代化的历史进程。

 “根据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协会的看法,过程记录、工业档案与公司记录,以及照片和影像资源,皆为工业遗产的构成部分,而这些也是工业史研究的基本史料。”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工业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严鹏表示,过程记录涉及工业生产本身,其核心是生产线,其物质遗存也就是生产设备,这些遗存记录了工厂的技术水平、生产者以及机器设备起源的故事。

 “华新水泥厂旧址,包含生活及生产区,有商店、学校、幼儿园、医院、澡堂、礼堂、职工俱乐部等配套设施。”聂亚珍向记者介绍,华新水泥厂老厂于2008年停产。华新水泥厂已经走过百年历程,它见证了黄石水泥工业发展史,也见证了中国的水泥工业发展史。

聂亚珍介绍,当前,黄石市正在积极保护、修缮和开发工业遗产片区,将其作为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支点和名片。她建议,在摸清家底的基础上,将黄石市的工业遗产如国家矿山公园、华新水泥厂等工业遗址打包,形成重工业旅游的集团军,打造黄石工业旅游的品牌。

打造面向未来的工业博物馆

 “工业遗产的保护与利用,前提在于对工业遗存进行价值评估,从而确立工业遗产的范围与类型,再根据其价值进行相应的规划,制定能最大化满足多元诉求的保护与利用方案。”严鹏表示,从文化传承的角度看,工业遗产的历史价值应是第一位的。评估工业遗产的价值,首先必须在城市乃至国家发展的历史脉络中对具体的工业遗存进行定位,通过纵向与横向比较,予以综合鉴定。

目前,工业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主要有工业博物馆、景观公园改造和创意园区利用等模式。景观公园改造模式主要依托工业遗存,对之前遗弃的各类工业要素进行统一规划整理,加以更新利用或艺术加工。大冶铁矿遗址是典型的景观公园改造模式。

创意园区利用模式是把仓库、厂房等工业文明的载体改造为创意产业园或现代艺术区,将文化创意的多样、延续和特殊的性质借助现代艺术加以表现。当前,武汉市工业文化遗产维护开发以江城壹号等为代表。江城壹号文化创意产业园原址为武汉轻型汽车厂,通过打造多元业态园区,现内驻企业达100多家,集时尚餐饮、文化消费、休闲娱乐、创意办公、文化遗产于一体,使工业传统与现代时尚文化交相辉映。

工业博物馆保护模式是工业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的基本手段,不仅较好地体现出工业建筑、工艺、设备上的特点,更能清晰地展示近代工业成长的历史。

 “工业博物馆是工业遗产价值发挥的重要载体。只有在工业史研究的基础上打造面向未来的工业博物馆,才有利于工业精神的传承,以及工业文化的传播。”严鹏对记者说,工业遗产的有形载体,包括建筑、设备、产品与综合性的景观,十分适合作为符号,将抽象的精神以具体的可感知的形式表达出来。而工业博物馆可以充分地将各种工业遗产资源整合并集中呈现。从传播工业文化的角度出发,工业博物馆必须保持其社会教育功能,发挥景观优势,成为一种面向未来的综合性机构。

利用史料展开工业史研究

通过梳理现有的工业文化相关研究,严鹏发现,目前,工业遗产研究更多地由建筑学、城市规划学、工业设计等应用型学科的学者主导。历史学等传统基础学科的学者从事工业遗产研究并不多见。

工业史、技术史等传统领域的研究是工业遗产研究与实践多个环节的基础。严鹏表示,研究工业史,本身就是对过程记录、企业档案、照片与影像资料等工业遗产的充分利用,是这些类型的工业遗产发挥其价值的有效途径。而利用这些作为史料的工业遗产展开的工业史研究,既能生成一种集体记忆,更能揭示工业演化的规律,提炼出可供当代人学习与借鉴的工业精神,促进工业文化自身继续发展。从史学规范的角度出发,工业企业档案的学术价值不言而喻。事实上,企业档案不仅有利于理解企业自身的历史,它还可以帮助学者探究企业所在地区的经济、技术、社会、商业组织、政治甚至文化的历史发展。档案作为一种工业遗产,其价值有待历史学家研究和揭示。

严鹏认为,一方面相关学科应加强工业史等领域的研究,夯实工业遗产研究的基础。另一方面,历史学等传统学科内有志于工业遗产研究的学者应联合起来,在学科内部创造合适的氛围与环境。

记者明海英

(中国社会科学网,2019510日)

网址:

http://www.cssn.cn/zx/bwyc/201905/t20190510_4877907.s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相关新闻